图片 1

企业IT业务向云迁移大势所趋,视频、IOT、AI等新业态更依赖云计算新技术。从2006年亚马逊推出弹性计算云,云计算技术经过十多年发展逐渐成熟。云计算实现了计算、网络、存储资源的时间和空间灵活性,重构了ICT生态,企业客户逐步使用云计算而减少对传统软件和IT硬件的采购,传统IT巨头转型云计算较晚处于劣势。美国市场率先看到这个趋势,2014年GE开始全面拥抱云计算,60%的计算负载迁移到AWS上去,2016年初视频巨头Netflix关闭了其最后一个数据中心,将视频、客户数据等业务全部转移至AWS云平台。根据IDC测算,AWS将用户新设备部署时间缩短了97%,5年的生命周期TCO成本减少60%以上。面对中国数字化转型的挑战,大中型企业们也纷纷转向云厂商来寻求解决方案。
美国资本市场云计算风起云涌,公有云寡头垄断趋势明显。美国云计算产业链格局大致形成:基础平台IAAS由巨头垄断、传统IT企业和新兴IT公司积极发展PAAS和SAAS层业务。亚马逊2018Q1实现营收510亿美元,同比增长43%,净利润16亿美元。其中AWS
Q1云业务收入高达54.4亿美元,同比增幅高达49%,AWS
Q1营业利润为14亿美元,占亚马逊总利润19.3亿美元的73%。亚马逊股价一骑红尘,2015年至今上涨了455%,成为全球第二大市值公司。除AWS外,虚拟化龙头VMware,IaaS代表公司Rackspace,SaaS代表Salesforce、workday、servicenow等都有非常亮眼的超额收益。相对于SaaS领域的百花齐放,IaaS是拼资源、拼规模、拼研发的行业形态,寡头垄断趋势明显。2017年公有云市场AWS占据47%的市场份额,高于微软、IBM、谷歌市场份额总和的两倍,美国Big
Four共占64%的市场份额。Synergy预计2018Q1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达150亿美金,包括IaaS、PaaS和托管私有云,去年同期增长44%,2018Q1增长加速高达51%。

编者按:亚马逊AWS居于全球云服务市场份额的首位,此次实行价格调降是为了更好地抢占中国市场份额。但中国云市场竞争十分激烈,阿里云占据着43%市场份额。与阿里云不同的是,亚马逊AWS已经实现了盈利,究竟此次降价会产生怎样的市场变动,我们静静观察。

云是对网络、互联网一种挺有新意的比喻,但令人惊奇的是,以SaaS为代表的云服务技术,早在20世纪90年代末就已经出现。技术出现的很早,不过直到2006年,亚马逊推出AWS服务,才使得产业界,真正认识到云服务或者说云计算服务这种新IT服务模式的诞生。

   
中国云计算进入产业拐点,ICT巨头抢滩公有云。随着云计算市场规模扩大,微软云、阿里云和谷歌云市场份额都在增长,IDC数据显示,阿里云在中国云计算IaaS市场份额47.6%,是市场第二名的5倍。公有云市场,阿里云全球市场份额排名第三,仅次于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被合称为全球云计算“3A”。2018Q1,阿里云营收43.85亿元,同比增长103%,季度营收连续12个季度翻番,2017年全年收入超过111亿。相比之下中国云计算市场规模不到美国十分之一,未来发展前景广阔。我们看到Azure、AWS、IBM、VMware等国际云服务商争相进入中国市场,国内以阿里、腾讯、华为、紫光为代表的企业积极布局公有云,市场竞争加剧,而格局未定。自2017年3月Cloud
BU成立后,华为云的用户数和资源使用量均增长了3倍。未来有望成为和阿里、腾讯并列的第一梯队云厂商,甚至有超越腾讯云的可能性。

本文转载自全球物联网观察;经亿欧转载,供行业人士参考。

经过多年的发展,云服务相关技术和服务已经相当成熟。但在整个云服务领域,市场较为集中,马太效应凸显。世界市场2016年之后,被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谷歌云、IBM“五朵云”建立了稳固的统治;中国暂时处在了阿里云、腾讯云、AWS、中国电信天翼云、金山云“五朵云”的笼罩之下,不过中国市场更有活力,存在更多的变数和可能性。

   
云计算驱动下的ICT生态变革与投资机会。云计算是对传统IT的替代和颠覆,云寡头对于计算、存储、网络资源的集中布局,相对于原来的企业客户在产业链上有更强的议价能力,且云技术也带来基础设施架构的变化,对ICT产业链的IDC、CDN、网络设备、服务器和芯片等层面产生深远影响,部分领域将改变原有市场格局。我国云计算发展滞后于美国,自2007年引入概念至今已基本完成云服务的落地布局。来自下游大中小企业的需求十分强劲,视频、IOT、AI新技术应用持续推进产生更大的市场需求。2018Q1全球24家主要ICP资本支出激增至270亿美元,环比增长20%,同比增长80%,创历史单季最高水平。资本开支大部分用于新建和扩张大型数据中心。我国阿里、腾讯、百度、华为等云计算服务商竞争加剧,在云基础设施方面的争夺性布局,使得支出增长自2015年以来持续表现强劲。IaaS领域将率先迎来投资良机,软件企业云转型SaaS,以及创新型的SaaS服务公司开始逐步展开。

近日,AWS技术峰会在上海举行。会上,亚马逊旗下云计算业务子公司AWS宣布对公司Amazon
EC2实例进行了价格调降,降幅最高可达49%。

一、国际战场:中美云巨头对抗

   
投资建议:看好云计算服务商的成长性,以及云基础设施产业链的投资机会。IaaS基础设施领域IDC/CDN重点关注:万国数据(美股)、网宿科技、宝信软件、光环新网、数据港等。SaaS服务商重点关注:金蝶国际(港股)、用友网络、广联达、会畅通讯、恒为科技、泛微网络等。网络设备厂商重点关注:Arista(美股)、紫光股份(新华三)、星网锐捷、盛科网络(创业公司)等。服务器与超融合架构关注:浪潮信息、中科曙光、深信服等。光芯片与器件关注:中际旭创、昂纳科技(港股)、光迅科技、新易盛、博创科技等。

此消息一出,立即受到国内众多云计算企业的关注。降价幅度如此大,看来亚马逊对中国云市场越来越重视,同时也反应出中国云市场竞争的激烈。

云服务市场国际巨头间的格局,大体维持在AWS确立了其先发优势的情况下,微软、谷歌、IBM奋力追赶时的势态。当前,AWS在国际市场上优势最大,2018年占全球公共云市场的40%以上。之后穷追不舍的微软,市场份额在10%左右。最大的变数是来自国内阿里云,其市场份额在2018年上半年超过IBM,位列全球第三
。而整个云服务市场的主要玩家,分别来自美国和中国。

    风险提示事件:云计算市场发展不及预期;市场系统性风险

AWS此次缘何降价?

图片 2

近年来,亚马逊AWS牢牢占据全球云服务市场份额的首位,但随着微软、谷歌、阿里巴巴等科技巨头的穷追不舍,AWS也感到了压力。

美国玩家之间的恩怨情仇

在全球范围来看,整个2018年,AWS仍是占主导地位的云服务提供商,份额为31.7%,微软Azure的份额从2017年的13.5%增长至16.8%,谷歌云则首次达到8.5%,阿里云在全球的份额则为4%。此外,IBM、Salesforce、Oracle、NTT
Communications、腾讯云和OVH紧随其后。

在目前世界最大的“五朵云”中,AWS在2006年率先推出云服务,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谷歌和IBM同样在2008年下场,但是由于对B端业务的理解能力相差较大,IBM很快夺取了AWS之外,最多的市场份额;反观谷歌,很长时间内,都迟迟无法厘清云计算的发展逻辑,一直在战场之外打酱油。

图片 3

现在的“二师兄”微软,其实是“五朵云”中最晚进入战场的新兵蛋子。在2014年之前,微软被华尔街视为“生命周期走至后半程”,直到微软Azure与原有产品线无缝融合,围绕微软庞大的用户群体做文章,完成从单一卖产品到云生态体系的转型,2015年之后又成功抢过了IBM云服务的第二把交椅,微软才再度成为华尔街的宠儿,Azure被誉为“唤醒公主的王子”,微软市值因此暴增4倍多,老树开了新花。

2018年全球云服务商所占份额(图片来源:Canalys)

微软一套骚操作耍完,晃花了老伙计谷歌的眼睛,谷歌因此大受刺激。于是,2015年谷歌调整了组织架构,成立谷歌云事业部,聘请硅谷传奇女性、VMwar创始人戴安·格林掌舵新部门,直接向CEO桑达尔·皮查伊回报工作。女将军确实非常凶猛,通过对内收购、整合补短板,对外上新打法,一套“组合拳”打下来,一年时间过去,就抢走了RackSpace第五的名头,让RackSpace从全球前五名服务商中消失。

在我国,云计算市场这块“蛋糕”更是博得了愈来愈多的关注。2018年,中国云基础架构和软件市场的规模为24亿美元,据市场研究公司IDC预计,到2021年,市场规模将增长到98亿美元。

比较奇妙,IBM和RackSpace这些美国的硬件类服务商们,在云端战场上的表现,像是十足的“软蛋”。先后被AWS、微软、来自中国的阿里巴巴和谷歌这些软件服务商吊起来打。

据市场研究公司IDC早前给出的数据,2018年国内公有云市场中,阿里云占有43%市场份额。不仅如此,阿里云已是亚太地区最大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具体来讲,阿里云在亚太区的市场份额为19.6%,与2017年相比上升4.7%,首次超过亚马逊和微软Azure的总和。

而且据高盛预计,2018年亚马逊、微软、阿里巴巴和谷歌占据了核心云计算市场约56%的份额,到2019年它们的份额将合计达到84%,IBM非常有可能会在2019年云服务商top5中消失,而替补它大概率就是另一家来自中国的云服务提供商——腾讯云。

图片 4

中国玩家们的异军突起

阿里云的营收多年以来一直保持高速增长态势,2018年阿里云全年营收达到247亿元,同比增长84%,从2013到2018,云计算收入增长了约32倍。不过,由于云计算业务前期的投入巨大,阿里云目前仍处于前期投入阶段,一直未能实现盈利。

中国云计算被一些戴有色眼镜的西方媒体称为“世界秩序的搅局者”。抛开这个论断的荒谬性不谈,以这种思路来看2009年9月正式推出的阿里云,它也确实搅动了整个世界的云服务市场。2015年夺取了RackSpace的第四名,2018年上半年市场份额超过IBM,跻身世界前三。

图片 5

阿里云的成功不单只是自己的成功,也在客观上对国内的市场进行了开拓,对云服务提供商们形成了刺激作用。在IDC的“2018年全球公有云IaaS服务商份额TOP10排名”中,阿里云、腾讯云、天翼云、金山云分列NO.3、NO.6、NO.7、NO.10,前十名中,有四名来自国内。

其次,国内公有云市场份额位列第二的是腾讯云。虽然腾讯云起步远晚于阿里,不过近两年其营收却增长较快,市场份额从2016年的7.3%提升至2018年的11.8%。腾讯云业务2018年营收为91亿元,2018年位居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第二的位置。

其中腾讯云的全球IaaS市场份额也排到了第六名,与阿里云差了一个谷歌和一个IBM。但是相比阿里云在全球18个区域开放的服务;腾讯云在亚太、北美、欧洲等24个地区都建设了基础设施,计划在全球市场大力开拓。总的来说,国内云服务商的业务重心依然是中国,但是对开拓海外市场,也都普遍抱有很高热情。

而亚马逊AWS在中国公有云市场排第四位。作为较早布局云计算的企业,AWS已在中国市场感受到了冲击。不过,亚马逊AWS已经处于盈利阶段,利润率稳步提升,AWS在2018营业利润达到73亿美元,营业利润率为28%。

中国云服务商们热情很高,但云服务是资产与技术并重的行业,在这两个方面,中国玩家们还没有积累起多少优势,国际市场竞争不得不依靠价格战,因此国内玩家的盈利水平,普遍较低,甚至大部分都处于亏损状态。

图片 6

单就营收来算,2018年阿里云的营收为213亿元,同期亚马逊AWS的营收为1700亿元,阿里云实现的营收仅为AWS的八分之一,而阿里云,是中国至今唯一实现盈利的云服务商。不过考虑到2015年胡晓明接手阿里云时,AWS的营收是阿里云的38倍,营收差距事实上是在不断缩小的。

AWS在中国的两个区域运营商光环新网和西云数据在2018年推出了数百项新服务和新功能。此次,亚马逊作为非本土服务商,选择再次降价来保住中国市场份额。

并且胡晓明在2018年曾说过:“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未来三年,技术追平亚马逊。”乐观来看,中国目前和美国的技术水平其实也已经相差不大。

价格战还要打多久?

可以预见,在云服务这个领域,随着时间的增长,美国玩家们承受的压力会越来越大,而这些压力,显而易见,都来自于中国玩家们的强势崛起。

云服务市场的第一次大规模降价,是2014年由亚马逊AWS带来的。当时亚马逊的收入增速显著放缓,为了拯救局势,在2014年第一季度进行了六次降价,AWS当年的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收入增幅均从同期的69%降至43%。

二、国内战场:阿里和腾讯的宿命之战

不过,亚马逊的降价策略收效甚微。到了2017年,阿里、百度、腾讯三大巨头等都拥有了各自的云服务,集聚于CDN市场。此后中国云市场多次出现降价:2017年11月22日,阿里云宣布CDN降价25%。同年11月,亚马逊也集中进行了五次显著降价。国内CDN市场的价格战开始陷入如火如荼的局面。

国内的格局,和国际上很像。同样是电商巨头旗下的云服务商,阿里云在国内拥有先发优势。IDC中国公有云市场数据报告,2015年统计至今,多年来年来阿里云一直位居中国市场第一。在2018年上半年,阿里云中国公有云市场份额达到43%,依然保持第一的地位。第二大服务商是腾讯云,2018年上半年的市场份额达到11.2%。

据外媒报道,亚马逊AWS云服务部门的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曾表示:“其实降价真的很容易。但是,要做到能够承受低价竞争则要困难得多。”他说,在过去十年中,AWS云服务已经降价
70 次。

图片 7

AWS上一次降价发生在今年初。当时AWS宣布将把AWS Fargate
vCPU的价格降低20%,并将内存的价格降低65%。此次,Amazon
EC2价格降价达到49%的降幅,超过了之前阿里创下的历史记录,如此大动作意味着云服务市场面临的价格竞争正变得越来越激烈。

另外,国内的云服务市场相对国际市场甚至要更复杂一点,现存的云服务商大体可以分为综合云服务商、电信云服务商、专业CDN服务商和共享CDN服务商四类。

亚马逊AWS在中国

其中阿里云、腾讯云、金山云、百度云、华为云、京东云这些综合云服务商技术和价格优势明显。仅阿里云和腾讯云两家,市场份额就占了国内云服务市场的一大半。

虽然亚马逊在美国市场中,云计算布局比对手要早上好几年,但是在2013年,亚马逊AWS才正式宣布进入中国市场。

电信云服务商底蕴深厚,实力也很强大。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这两大电信服务商,体系严密,用户积累优势明显。尤其是发力较早的中国电信天翼云,已经成长为中国第三大云服务商。但他们的产品单一,更迭缓慢,用户粘性不强。

推动AWS在中国落地过程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AWS一进入中国,就面临中国特殊市场环境的挑战。其中,最大的挑战来自监管层面。虽然在国家监管层面,已认识到云计算带来的巨大变革,期望有效地加以管理和规范,但还没有明确的监管机构和相关规定。

网宿科技这种专业CDN服务商,以及迅雷、云帆之类的共享CDN服务商市场份额越来越小,因为综合云服务商的一般CDN服务已经免费,而且更加稳定可靠。

直到2015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发布《电信业务分类目录》的通告,2016年3月1日起执行。调整后的《电信业务分类目录》正式明确将云计算服务纳入电信增值服务目录进行管理,在中国提供云服务需要按规定申请电信增值服务许可证。

除了这些,一些有技术积累优势,并且走差异化发展路线的服务商,也有着一定的发展空间。以UCloud为例,UCloud从成立开始即纯粹做云、不做业务,不做SaaS、不与客户和合作伙伴竞争,“天生可被集成”,可与各类合作伙伴强强携手。简单来说,就是为阿里云这些巨头作补充,坚守“中立安全”路线,让UCloud在中国的市场份额,甚至高于国际巨头微软Azure,位列第六。

在国家和舆论对网络安全更加重视的背景下,云服务商获得云服务“牌照”考量很严苛。出于信息安全的考虑,外资企业不能直接获得牌照。于是,监管政策出台后,AWS、微软、IBM等云计算公司都选择与国内IDC服务商合作的方式,在中国市场发展云服务。

宏观来看,云服务市场,亚太地区增长速度远远超过北美或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而在整个亚太地区,中国是最大的市场,增长速度也快于其他国家。虽然蛋糕的确在不断变大,但是另一方面,中国云服务市场的集中度也在不断上升。

随后,亚马逊AWS在中国市场逐步落地。

电信服务商、CDN服务商、和垂直云服务商们,无力对阿里云的统治地位发起挑战。在中国,可以对阿里云形成实质威胁的,只有“BAT”的其他两家,尤其是市值和阿里旗鼓相当的腾讯。

实际上,在这期间,国内云计算市场已悄然发生变化。自2012年起,中国公有以及私有基础架构市场开始高速发展扩张。而微软、阿里云、金山云都开始积极开拓中国市场,准备在公共云、私有云和混合云等所有的云计算细分市场一较高下。

对于阿里和腾讯的竞争,所有人应该都习以为常了。从游戏、资讯、影音娱乐、互联网广告到交通出行、旅游住宿、美食外卖、移动支付甚至金融保险等等……在几乎每一个互联网可以触及到的行业,阿里和腾讯都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起步较慢而又挑战重重的AWS,在不断摸索中逐渐站稳脚跟,正式进入快速发展阶段。

云服务,对于阿里和腾讯来说,是新的、但又至关重要的战场。“3G/4G通讯技术+智能手机”是上一个十年,互联网市场繁荣发展的技术根基。市场发展紧紧围绕着“移动互联网”这个核心,通讯社交、文化娱乐、金融支付等等,谁更贴近这个核心,谁就能取得更多优势。

写在最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