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互联网浪潮正从过去的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移,巨头们正在把“矛头”从C(消费者)端转向B端,他们希望越来越多的企业接入互联网,进行数字化和智能化改造,最终打造一个万物互联的新世界。

新华社北京6月24日电 题:牵一“网”而“强”全身——当工业与互联网相撞相融

图片 2

随着消费互联网的流量红利不断消退,BAT们又纷纷向产业互联网发起了进攻。事实上,早在BAT们进攻产业互联网之前,这个领域就涌现出了一批先行的实践者,有做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树根互联,也有基于人工智能赋能实体的商汤科技、旷视科技等,它们已经助力诸多企业或产业集群成功实现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升级。

图片 3

新华社记者 何雨欣、刘羊旸、安娜

在物联网整体进程中,工业互联网虽然起步稍晚,但是由于对于国家的宏观战略意义更为深远,在有了政策、产业的齐力推动下,理论上,工业互联网从概念到产业落地的过渡期将会明显缩短,这一万亿级市场,既引来了诸多初创企业,也备受资本市场青睐。

尤其是从去年马化腾宣布腾讯全面进军产业互联网,更是掀起了产业互联网的创业热潮,也推动了资本市场对于产业互联网的垂青。《第五次中国产业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显示,上半年产业互联网领域发生融资87起,披露融资金额超过186.9
亿人民币,其中树根互联于6月17日获得的5亿元B轮融资更是打破了工业互联网领域内的融资新记录。

在兴奋与焦虑杂糅交错下,“下半场”正在成为传统互联网圈的核心话题。

当人们仍在惊叹互联网的神奇力量时,另一张“网”已经出现。

雷锋网消息,6月17日,工业互联网平台厂商树根互联对外宣布完成5亿元B轮融资,树根互联官方表示,此轮融资将继续聚焦投入平台研发,持续拓展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生态布局,不断加大人工智能、大数据、边缘计算等技术在工业互联网平台中的研发与应用。

不得不说,以BAT为代表的消费互联网巨头大举进军产业互联网,正在掀起一波实体产业的数字经济转型新浪潮。

传统互联网的上半场只是一场关于“消费互联网”的竞争,C(即Costumer,消费者)端的个人用户是巨头们争夺的核心目标,他们希望把每个人的生活线上化、数据化。于是,人们开始用手机买机票、打车、订酒店、聊天、购物、看新闻……而百度、腾讯、阿里等公司一跃成为巨头公司。

工业互联网,诞生于硬核的工业与灵动的互联网相撞相融,在中国正加快从概念普及进入实践深耕,前景十分广阔。

这并不是树根互联的第一轮亿级融资,加上此前A轮亿级融资,这已经是树根互联第二轮亿级融资;这也不是近一年来第一家完成亿级融资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寄云科技(2018年10月公布B轮近亿融资)、黑湖智能(2019年5月公布B轮1.5亿融资)均在近一年完成亿级B轮融资。

BAT为代表的巨头,全面进军泛产业互联网

到了下半场,风口开始转向“产业互联网”,各行各业的企业(B端,即Business企业)成了传统互联网巨头们跑马圈地的对象。巨头们以科技赋能的名义,希望帮助企业进行业务模式、运营模式和商业模式的数字化、智能化变革。

这是互联网的“下半场”,更是实体经济的“主场”。

工业互联网的这把火,烧到2019年,有几分为实?

线上流量红利的枯竭,成为BAT们发力产业互联网真正的源动力。百度很早就将百度大脑开放提供深度学习基础算力,与此同时基于百度大脑搭建了面向智能汽车交通行业的Apollo,面向IoT设备的DuerOS语音交互系统;阿里则基于阿里云构建了多个ET大脑,如城市大脑、工业大脑、农业大脑等,推动AI技术在各行各业落地;腾讯则将AI技术与腾讯云作为产业互联网的核心基础能力。

制造、金融、医疗、汽车、物流、通信、交通、城市管理、政府服务……似乎每一个领域都是“想想就很激动”的万亿级市场。

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将质变中国制造业版图,并强健中国整个工业化的筋骨。

树根互联在两轮亿级融资后,又会将工业互联网带向何处?

不可否认,对于BAT这样的巨头来说,他们发力产业互联网有着不可忽略的优势。

“To B or Not to B”,正成为传统互联网巨头们的一个新命题。

从“618”上的辣味巧克力说起

5亿元融资,为树根互联带来了什么

首先就体现在了综合实力方面。虽然BAT发力产业互联网时间较晚,但是他们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和品牌公信力,比较容易获得一些实体企业的青睐。同时他们也拥有庞大的企业资源,阿里巴巴自然不用多说,凭借淘宝和天猫多年的运营,积累了数百万计的商家;腾讯也在努力通过企业微信去链接更多的企业资源。

市场的诱惑,BAT也要转型

刚刚过去的“618”购物节上,不少网友点评了哪款巧克力最奇葩,辣味巧克力再次名列第一,芥末味的紧随其后。

2016年,树根互联由三一重工物联网团队创业组建。

另一方面,BAT们代表的是互联网基因起家的产业互联网赋能群体,它们在长期服务消费者的过程中积累了相当体量的技术,并通过不断的研发投入加固了自有的技术护城河。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它们再将这些技术以商品和服务形式,比如阿里的钉钉、阿里云,腾讯的“连接器”和“工具箱”输出给各类型的企业,传统农牧企业、电商商家等等。

其实,产业互联网并不是一个新鲜词。国内产业互联网领域早已聚集了一批先行者,如海尔、航天科工、三一重工、东土科技、和利时等等。工信部也早在2016年初就成立了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国际市场上,也有GE、西门子等先行者。这些国内外产业互联网先行者的技术和方案早已广泛应用于制造业、城市管理、医疗等诸多领域。

工业互联网,正赋予制造业全新内涵。

这时,正值工业互联网初期,这一赛道也已经涌入了包括传统工业企业布局的海尔,包括互联网巨头阿里、百度,以及同为工业互联网创业企业的智能云科、天泽智云、寄云科技等。

当然,BAT发力产业互联网也有着他们明显的不足,这主要体现在他们对于工业互联网、农业互联网、服务业互联网等实体细分领域不够专业,对于很多实体企业真正的数字化需求及工业应用场景、工业know-how会把握的不够精准。

但对于最早起步于消费领域的传统互联网巨头们来说,产业互联网却是一片新的待开拓的疆土。

传统制造领域,生产商可能不会想到生产一款辣味巧克力,而阿里巴巴等通过电商平台挖掘数据价值,利用算法投放测试,了解到消费者的潜在喜好。

有所不同的是,树根互联脱胎于三一重工,工业基因更重,同时也为其带来不少行业资源。现在看来,树根互联还有另一个不同之处:三年两轮亿级融资,让树根互联名声大噪。

目前来看,BAT们在产业赋能上最典型的特征是比较泛,他们在多个产业,比如农业、服务业、智能城市等方面都有落地案例: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产业布局特性,追求大而全,需要广撒网;另一方面,也因为他们缺乏针对某个细分实体产业更高的专业性,因此需要更多属性的场景进行实践。

图片 4

于是,一款辣味巧克力诞生,一上架就成风靡之势。

谈及B轮融资为树根互联带来了什么时,树根互联高级副总裁黄路川告诉雷锋网主要有三点:平台研发投入、生态布局拓展、市场区域拓展。显然,这也被树根互联定为接下来的发展重点。

以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垂直产业互联网也纷纷崛起

10月23日,腾讯公司掌舵者马化腾在知乎上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未来10年哪些基础科学的突破会影响互联网产业?产业互联网和科技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此时距离马化腾上一次在知乎上提问已经过去6年,6年前他提出的问题是:整个人类处于互联网发展的哪个阶段?下一个10年,互联网升级的大致方向在哪里?

让厚重的工业更轻盈,辣味巧克力故事仅是一个小小插曲,背后是工业领域正在发生的剧变。

很多新兴行业中初创企业的融资节点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公司的阶段性发展,工业互联网就是这样的新兴行业,树根互联的阶段性发展,也恰好可以以融资为节点进行划分。

对于传统产业集群上的中小型企业来说,它们的痛点在于没有数字化和智能化的能力和渠道,他们迫切需要这种数字化的能力;而对于工业基因很重的企业来说,这类企业的生产制造方式普遍传统,经营管理方式老套,存在低效高能耗的生产痛点,以及一站式数字化或智能化改造的发展瓶颈,他们更多需要的是销售、研发、采购、制造、管理等各个层面数据的全面打通,从而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而在此之前的9月30日,即将迎来20周岁生日的腾讯宣布启动新一轮整体战略升级,并因此进行了一轮力度空前的业务架构调整。“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是此次调整的核心目标。

为生产设备装上“神经”。

2016年,由三一重工孵化出的树根互联,也顺利拿到了三一重工的天使轮融资,这轮融资当时并未对外公布具体金额,但却是树根互联成立后第一笔可用资金。“当时主要还是因为三一重工看好工业互联网这一方向,因而愿意孵化这样一个团队。”黄路川告诉雷锋网。

于是,以树根互联为代表的专注于工业互联网的平台开始崛起,并全面为各个细分工业领域的企业进行数字化赋能:一是数字化基础设施的更新,二是实现订单和个性化需求的快速对接,提高利润率,三是提供针对性的供应链金融服务。

对此,马化腾表示,此次主动革新是腾讯迈向下一个20年的新起点。“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战略升级,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上半场,腾讯通过连接为用户提供优质服务,下半场我们将在此基础上,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

以工业互联网平台树根互联为例,连接服务超56万台设备,涵盖数控机床、医疗设备等61个细分行业,在对设备进行数据挖掘基础上,为平台上的企业提供市场服务、资产管理、能耗管理、融资租赁等深度服务,帮助企业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工业互联网企业成立之初的首要任务是设计产品原型及种子验证,在这方面,正是像树根互联、中科云谷这样背靠老牌大型工业企业的优势所在。工业企业在走工业互联网这条路时,第一追求的是安全性和稳定性。设备联网首先要保证安全性,保证不宕机,这就需要有一个试验床。三一重工在树根互联成立之初提供的最大帮助,除了提供资金以外,更多是提供了这样一个试验床——我们成立之初的一些初始产品都是在三一重工内得到的验证,之后才会推向市场。

对于中小企业,这些工业互联网平台能给它们快速带来品牌力、订单对接、资金等多方面的赋能,帮助它们实现从粗放式管理到精细化管理的转型升级,继而实现利润突破和品牌建立;对于大型企业,工业互联网平台能够提供一站式赋能,打通原本各个独立信息化系统形成的信息孤岛,让企业在较短时间内实现降本增效。

不过,关于腾讯的此番大动作,更多的讨论来自——to
B的时代是否来临?产业互联网浪潮真的已至?互联网下半场格局会如何变幻?其实,此前,这已经是科技圈和投资圈非常热门的话题。只不过,腾讯的高调入局,将这股潮流一下子推到更多人面前。

企业“上云上平台”是当下工业界的热词,且呈现细分趋势。《工业互联网平台白皮书》显示,全国各类型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总计已有上百家。

雷锋网此前在对工业互联网企业走访调研中也发现,包括海尔、美的、TCL都有涉足工业互联网,做工业互联网平台及相关方案,相关产品也首先在自家产线进行验证及应用。这一方面是行业巨头下力度对自家产线的升级改造,提升自身竞争力,另一方面也是借助自身产业优势面向工业互联网的纵向布局。

在工业互联网的实体赋能落地上,值得一提的是三一重工孵化出来的树根互联,但树根互联并未受到三一重工的限制,只在大型机械领域进行实践,而是将自己积累的赋能能力复制到了其他的工业制造领域。今年6月底,树根互联成为了首家入选
Gartner 2019
工业互联网平台魔力象限的中国企业,这次入选也意味着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发展初见成效。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树根互联表现出了更强的竞争力,并不断向工业互联网的改革深水区发起进攻。

趋势未至,风投先行。我们之前曾报道过,很多投资机构已经开始重点关注to
B类型的创业公司,尤其是那些真正拥有核心技术而非模式创新的创业企业。

一些区域性工业互联网平台也初具雏形,例如长三角工业互联网平台提出力争到2020年实现新增“上云上平台”企业百万家,整体运营成本降低20%以上,生产效率提高20%以上。

虽然产业不同,应用领域有所不同,但是多数玩家比较一致的操作是将工业互联网版块分离出来,成立独立公司。这样,一方面,品牌属性更强;另一方面,也更利于针对工业互联网这块千亿、甚至万亿级的大蛋糕做泛工业互联网平台。

由此看来,BAT们和树根互联虽然基因不同,对产业互联网的理解也不同,且前者赋能目标更泛,后者更专于工业领域。在BAT们和树根互联的共同推动下,他们将帮助企业和产业形成技术、资源上的高效实时互联,帮助传统实体摆脱长期的困境,将他们推到一个全新的数字化生产运营阶段。 

“中国这几年一直在做‘互联网+’,这一方面是认可互联网本身发展的成果,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互联网更多地去助力实体经济,成为经济发展新的驱动力。从消费互联网到‘互联网+’,再到现在的产业互联网,这其实是发展趋势。”百度云副总经理张志琦告诉我们。

生产与用户可以“见面”。

黄路川告诉雷锋网,树根互联的定位也正是做跨行业、跨领域的泛工业互联网底层平台(类似工业领域的操作系统)。这一点,从树根互联走入自己第二个发展阶段后逐渐体现。

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平台生态始终是主导者

事实上,中国的科技巨头们几乎都开始重估B端的价值。

促进产品精准研发和消费,发展个性化定制、服务型制造,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数字营销服务体系正在不断试水。

2018年1月,树根互联对外公布完成A轮亿级融资,这轮融资资方包括国投创新、经纬创投、中移创新产业基金、海捷投资。树根互联CEO贺东东当时就A轮融资表示,“本轮融资将用于升级产品和服务体系,更好地打造普适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很多人用风口来形容产业互联网时代,这是不准确的,因为风口总是会停的。严格意义上来说,产业互联网是一种趋势,且不可逆。同消费互联网一样,产业互联网也完全有机会长出几个像BAT这样体量的巨头。

“为什么大家现在都开始说要做to
B?除了消费互联网结束、产业互联网开始这个讨论,更重要的是,全球产业格局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告诉我们。

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都在从消费互联网转向工业互联网。一些电商推出“工厂直通消费者”新模式,例如京东发布“厂直优品”计划,准备为超过10万家制造型企业搭建高效零售系统。

“A轮融资后,也是我们在种子验证后,首先,我们要继续将工业互联网平台做扎实;其次,开始构建商业模式闭环,要进行规模化推广。”黄路川告诉雷锋网。对于工业互联网,树根互联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路。市面上做工业互联网项目的公司很多,做平台的公司却很少。二者的主要区别有两点:第一,做平台的企业可以快速复制出行业平台,而做项目肯定不行;第二,做平台的企业可以快速将每个项目的边际成本下降,做项目的边际成本永远是持平的。平台型企业会不断通过项目沉淀微服务、机理模型、流程报表等,这些最终都会成为平台的标准组件,从而大大降低之后项目成本及实施难度。

消费互联时代,BAT巨头们之外,也有不计其数的中小型企业,成功吃到了消费互联时代的红利,安稳地活了下去,而且活的还不错,但它们都没有变得更大。回顾二十多年的时光里,中国互联网江湖里的BAT毕竟还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究其原因,除了造化弄人的运气外,是BAT们掌握了做大做强的核心秘诀,即平台思维。

在刘松看来,to
B之所以成为热潮,一方面是移动互联网的C端人口红利释放殆尽,消费互联网的高速增长期即将过去,下一波红利将来自仍未爆发的产业互联网,而这将是一个比消费互联网大得多的巨量市场。“产业互联网的体量可能会是消费互联网的100倍。”

让产业链条可“疏通”。

由于当下仍处于工业互联网初期阶段,国内工业互联网领域,号称有千家相关企业,平台型企业有300+,而这样的规模一方面是政策导向和产业推动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行业初期的掘金热。然而,大浪淘沙中,不断有新老玩家交替,也逐渐出现产业抱团取暖,工业互联网生态构建也成为当下痛点。以树根互联目前定位,自然也是要兼顾生态构建。

研究BAT们的发家史,我们可以清晰地得出一个结论:平台思维在一开始就已经被植入到了企业的发展战略之中。比如阿里,1688之后,淘宝、天猫、支付宝(蚂蚁金服),都是典型的平台思维;再说腾讯,QQ最早只有单纯的社交聊天功能,后来慢慢有了游戏、问答、新闻等应用,如今虽显臃肿但却也是极其庞大的生态平台,微信的发展与QQ如出一辙;还有百度,最早只是简单的搜索引擎,到后来围绕搜索做了百科、贴吧、信息流等,也是慢慢丰富了自家的搜索生态。

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越来越多的企业需要“更换引擎
”,比如过去处于产业价值链底端的中国制造,但现在随着劳动力红利的消失和低端制造向东南亚转移,在产业价值上不断向上走的中国创造和中国智造,当然需要通过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变革来开发新的动能。

航天科工打造的工业互联网公共服务平台——航天云网相关负责人介绍,航天云网业务已覆盖航空航天、电子信息、通用设备等十多个行业领域,79万种设备接入,支持六大类39万多个行业的机理模型的调用,其形成的柔性化生产协同制造及智能化改造应用实践,促进了工业服务、设备、产品的社会化集成共享、优化配置和业务协同。

2019年6月17日,树根互联对外公布完成B轮5亿元融资,本轮融资由和君资本领投,众为资本、鼎兴量子、星河金融、华胥资本和经纬创投跟投。对于B轮融资的具体用途,黄路川总结为以下三方面:

深耕于工业互联网的树根互联亦是用平台思维在滚大雪球。在战略方面,树根互联提出了“根云生态合伙人计划”,目的是将硬件、MES系统、大数据分析、工业APP开发者,乃至工业服务商等众多深耕各细分领域的生态伙伴汇聚在根云平台之上,不仅提高在特定产业链里的影响力和赋能价值,为工业企业提供全套平台服务,更重要是不断扩充平台能力与知识储备,方便客户、开发者调用。树根互联能够快速崛起并得到70个工业细分领域的众多企业认可,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其平台思维。

图片 5

如今,越来越多产业内核心企业向平台型企业转变,带动产业链上中小企业融通发展,构建产业竞争新优势。

加大平台研发投入。树根互联目前已经做了包括铸造产业链、注塑产业链、纺织产业链等在内的14个行业云平台,这14个大的行业平台用的底层技术都是基于根云这一底层通用平台,所以对通用平台的抽象能力、稳定性、功能性要求很高,如何快速构建行业平台,并让行业平台稳定的运营,这是我们在底层基础当中不断投入的一部分。

总体看来,从消费互联网到工业互联网、农业互联网等各个产业互联网领域,未来主导者都将是平台思维者。

一边是在消费互联网领域蓄积了能力的互联网公司,一边是规模巨大又充满热切需求的企业,如果这两者碰撞会发生什么?

一张“网”背后的赋能N次方

加大生态拓展和布局。我们接下来会基于底层通用平台,找行业龙头,构建更多的行业平台,形成行业平台生态;此外,针对工业APP开发,除去我们自己会针对后市场服务、资产管理、能耗管理、金融租赁四大场景提供APP外(目前有20+款官方APP),还会联合更多的独立的工业APP开发商、外包公司、代理商等构建工业APP生态。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种种迹象表明,互联网浪潮正从过去的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移,巨头们正在把“矛头”从C(消费者)端转向B端,他们希望越来越多的企业接入互联网,进行数字化和智能化改造,最终打造一个万物互联的新世界。

“链”上也能解融资之渴。

加大市场区域拓展。一方面,针对国内外市场,加大市场拓展,此前已经针对国内在北京、上海、广州、长沙、西安、郑州布局,针对国外已有布局德国、印度、肯尼亚、南非等地;另一方面,由于国内产业集群效应明显,我们将会针对区域+产业集群深入去做。

产业互联网的规模有多大?

作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新路径”,当前大热的供应链金融,通过产业链核心企业管理供应链上物资、商业、资金等信息,让上下游的中小企业贷款不再必须需要资产抵押,只要供应链健康且运转,就可获得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产业集群效应明显,包括定制家具较为发达的广州、铸造行业发达的宁夏、军工行业发达的西南部地区,由此也为国内工业互联网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黄路川告诉雷锋网,我们是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关注并深入产业集群的工业互联网。

根据普华永道发布的《科技赋能B端新趋势白皮书》预计,到2025年,T2B2C(编者注:T指科技,B指商家,C指用户)模式给科技企业带来的整体市值将高达40至50万亿元人民币。而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的市场规模仅为8.42万亿元。咨询机构IDC的一项CEO调查也显示,在中国1000强企业中,有超过一半的企业已把数字化转型作为企业的战略核心,这为市场带来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例如海融易是海尔的供应链金融平台,海尔将自己的信用注入到整个产业链条,对资金流、信息流、物流进行管理。海尔工业互联网平台上的企业可以通过海融易申请贷款,从申请到放款两个工作日全部完成。

树根互联的根云3.0

从颠覆到赋能

“通过工业互联网网络可以实现工业研发、设计、生产、销售、管理、服务等产业全要素的泛在互联。”工信部发布的《工业互联网网络建设及推广指南》中称。

工业互联网平台型厂商作为业内主流厂商之一,目前,国内已有超过300家。此类厂商的核心能力在PaaS云平台,围绕工业互联网PaaS云平台展开的布局,目前行业内较为关注的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