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蒲京赌场网址 1

8月27日,“港交所娱乐直播股”映客互娱(股票代码:03700)发布了2019上半年财报报告。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映客整体营收14.86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时,因创新产品及技术投入的加大,微亏2754万元。财报显示,出现亏损的原因主要是创新产品的研发费用大幅增加。映客上半年研发开支1.53亿元,同比上年的8522万元,增加了80%。映客方面称,在盈利良好的现阶段,公司将着眼于未来,加大对新兴业务和新技术的投入。建立音视频创新产品矩阵、瞄准精细化的区域市场、收购社交产品积目……从上市一年来频繁的动作来看,映客对商业模式有着战略性的长远考量。8月14日,映客作为泛娱乐产业的代表,上榜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正是业内外对映客产品创新、品牌价值和社会影响等方面的认可。收购潮流社交产品积目
拓展娱乐社交新版图2019年7月15日,映客宣布以8,500万美元正式收购了主打潮流时尚品牌调性的年轻化兴趣社交APP—积目。积目自2016年4月上线以来,一直坚定地深耕年轻人兴趣交友领域,倡导以兴趣为基础开拓年轻人的社交圈子。积目凭借潮流、时尚、年轻化的品牌调性,获得了用户的规模化增长,并树立起了良好的用户口碑。积目加入映客,无疑给映客的娱乐社交生态版图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积目在用户年龄圈层上更加年轻化,其用户以一二线城市Z世代(95后00后)用户为主,核心用户占比80%以上,且性别比例均衡。另外,积目的用户规模呈几何级数量增长。此前,在几乎没有市场投入的情况下DAU已近百万,MOM(月环比增长)也在双位数。此次并购之后,积目将启动精准用户推广,拉升更多二、三线城市的95后00后的使用密度。对于8500万美元收购积目的考量,映客CEO奉佑生称:“收购估值有三个逻辑:一是当前数据的对标评估,二是看和现有体系的协同性,三是看成长性。而积目有很高的成长性和很清晰的商业模式。平台规模不大的时候要看它的长期留存率,虽然积目现在只有百万日活,但未来有机会快速成长到过千万体量。最重要的是,积目的潮人用户群和映客的变现能力能够产生强力互补。”秀场直播+兴趣交友的强强联合,让人耳目一新,也备受期待。业内人士认为,收购积目这一动作,使得映客能够进一步完善旗下泛娱乐产品矩阵,扩张移动社交新版图。布局音视频创新产品
探索多元化变现模式奉佑生称,“映客要做的就是坚持强化音视频产品的变现能力。未来无论是找到新的流量入口还是新的变现模式,都能有一个可持续的增长。”战略层面,映客确定了布局创新产品的方向;战术层面,映客将音视频互动娱乐领域的核心能力发挥到完美——瞄准垂直及下沉区域用户的多元化娱乐需求,在内部日渐孵化出丰富的产品线。目前除直播业务外,公司还推出了语音交友平台不就、中老年社交产品老柚及其他音视频互动娱乐产品。在扎根国内音视频娱乐市场的基础上,映客还将目光瞄准了海外。今年3月底,映客正式确立海外战略,并投入相应的技术研发力量。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已在海外推出产品进行商业验证。业内人士分析,国内外创新产品矩阵的形成,将在用户基础和盈利模式等层面,为映客带来新的增长点。启动“银河联盟”计划
未来将加大整合区域流量直播行业历经大浪淘沙,挺立至今的都是实力派,竞争较以往更为激烈。这种情况下,谁能真正盘活下沉用户,谁就赢下了这场比赛的决胜局。8月18日,映客召开发布会,正式启动“银河联盟”计划。据悉,该计划将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地区公会联盟组织,帮助中小公会发展。发布会上,银河联盟产品业务矩阵的首款直播产品“一米直播”正式亮相。一米直播的运营总部设在沈阳,其流量和用户将精准覆盖东北区域,堪称一款“东北特供”产品。除常用的直播功能外,还具备一定的轻社交属性——用户可以一边看直播一边和好友聊天。继进军东北后,“银河联盟”还将在华东、华南、西南、西北等各大地区推出区域性直播品牌,牢牢抓住本地市场的增长机会。分析人士认为,这种运营模式有利于打破头部主播垄断收入大头的现状,把机会和资源分给更多中小公会和主播,再结合轻社交功能强化用户黏性,从而精准解决行业痛点。结语截至2019年7月,随着虎牙、映客、斗鱼三大直播平台的相继上市,直播行业的竞争和发展进入一个崭新阶段。早在2015“直播元年”,映客就凭借秒开、美颜、直播PK等多项创新技术,引领了移动直播潮流。上市之后的映客,更是连续通过收购积目、构建创新产品矩阵、启动银河联盟等多项动作,昭示了自己在新赛季中必胜的决心与实力。这些颠覆性的创举,将再次影响整个移动直播行业的格局。

奥门蒲京赌场网址 2

[上半年净亏2754万元 映客借社交和下沉市场寻求转型上半年净亏2754万元
映客借社交和下沉市场寻求转型 发布时间: 2019-08-28 00:03:00 来源:
第一财经 作者: 网络整理 栏目: 国内新闻 点击:

前不久,“港股第一直播股”映客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的财报,数据结果不尽人意。面对映客的首次亏损,听到了风向的投资者们似乎早已失去了耐心,8月27日,映客股价下跌4.39%。最终收于1.09元/股,而在28日盘中甚至跌至1元/股。

熬过行业洗牌期,成立4年的映客走上发展快车道。

告别高速增长期的直播行业,正在面临短视频对流量的抢夺,在千播时代异军突起的映客,正在自己熟悉的战场上寻觅新的增长机会。

从“港股直播第一股”到“一元仙股”,映客的断崖式下跌,相比斗鱼、虎牙、花椒、YY等同行如鱼得水的现状,映客不可不说是犹如涸辙之鲋。

文 | 铅笔道记者 南柯

告别高速增长期的直播行业,正在面临短视频对流量的抢夺,在千播时代异军突起的映客,正在自己熟悉的战场上寻觅新的增长机会。

2018年7月12日,映客在香港上市成功,股票代码是“03700”。据映客创始人奉佑生的表述,“3”是映客成立之初到上市的三年历程,“7”则是暗指腾讯。腾讯的股票代码是“00700”,互联网行业大佬腾讯在上市之初的市值与收入都远不如上市之时的映客,映客就像一个3年的腾讯,足以看得出奉佑生对映客的期待。

上市1年后,映客加快升级步伐。

8月27日,“港交所娱乐直播第一股”映客互娱发布了2019上半年财报报告。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映客整体营收14.86亿元,同比下降34.9%。毛利为4.31亿元,同比下降44.8%,净利润亏损2754万元。

然事与愿违,上市一年多后映客2019年给出的财报结果与创始人奉佑生最初的梦想相差甚远。

7月15日,映客发布公告称,公司以8500万美元正式收购新生代社交APP积目。交易完成后,积目原团队将继续保持独立运营。

对于亏损原因,财报解释主要是创新产品的研发费用大幅增加。映客上半年研发开支1.53亿元,同比上年的8522万元,增加了80%。映客方面称,在盈利良好的现阶段,公司将着眼于未来,加大对新兴业务和新技术的投入。

风光不再:映客一跌再跌

从直播起家的映客,此前已做好升级的准备工作,研发产品矩阵,开放广告业务,逐步降低对直播的依赖。95后年轻人的兴趣社交是积目最明显的标签,映客看上的也正是其年轻化的用户群体和社交方式。

对于映客而言,收益的下滑更多是由于直播业务导致,一个不容忽略的事实是,整个直播行业已经从增量市场转入存量市场,如何有效激活存量用户、增强用户黏性将决定平台后续能否从竞争中突围。

在线直播的江湖里从来不缺乏机会,却也悄无声息的斩落许多初出茅庐的年轻一代,初入江湖的网易薄荷、名声大噪的全民直播都在直播寒冬里死去。在今年寒气还没有褪去的时候,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熊猫直播也已经远行,不可不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还有以素人直播起家的映客,在几经波折上市之后的日子也并不那么好过。

在竞争激烈的直播行业,打造线上社交+娱乐的生态闭环,已经不算是新玩法。映客的本次收购,也是在直播领域做强的同时,扩大自身社交属性。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及短视频报告》显示,网络直播观众指数、主播指数的走势一改过去两年的正相关性走势,首现“剪刀差”。

2019年9月16日“港股第一直播股”映客给出截止至6月30日的上半年财报,让期待能够从在线直播行业里赚得盆满钵满的投资者们大失所望。相比当年风口正盛的时刻,映客的亏损让人咋舌,映客营收总额约为14.8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4.9%,主营业务经营利润亏损6649万元,同比减少114.2%,期内净亏损2755万元,同比下降102.9%。

8500万美元的对外投资称得上是映客的一个大动作。收购积目或只是映客“寻求投资和公司有较强业务协同产品”的第一弹。

主播热情继续高涨,截至第四季度主播指数突破千分大关,同比上涨43.9%;观众活跃度则有所下滑,截至第四季度观众指数同比下降10.4%,这意味着直播存量时代切实到来。

巨额亏损的原因,映客方面给出的回答是:“主要是创新产品的研发费用大幅增加”。虽然,映客支出占大头,但映客的研发费用同比增加了0.7亿元,仅为1.53亿元,而营收直接下降了8亿元。二者对比的差距显然有些大了,光是研发费用的支出明显不能填满映客巨额亏损的大坑,映客亏损的真正原由还隐藏在财报里。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对于映客而言,挑战更来自新面孔。在增量市场上,以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正在加速向更多场景渗透,特别是与生活方式相关的细分场景,如旅游、美妆、出行等,呈现和秀场直播并驾齐驱的趋势。

战略性的研发费用支出,是各大直播平台想要良好后续发展不能缺乏的核心,好马配好鞍,大侠携良剑,这是江湖上的规矩。但映客连年下滑的业绩,却是摆在奉佑生面前的事实,2016年的43.3亿元,2017年的39.4亿元再到2018年的38.6亿元,到了2019年给出的上半年财报断崖式的下跌,更是对映客的重击。

不止直播

正因为如此,映客开始寻觅转型。“映客要做的就是坚持强化音视频产品的变现能力。未来无论是找到新的流量入口还是新的变现模式,都能有一个可持续的增长。”映客CEO奉佑生称。在战略层面,映客确定了布局创新产品的方向,战术层面,映客开始瞄准垂直及下沉区域用户的多元化娱乐需求。

在这场直播寒冬里没有锦上添花,只有雪上加霜。据艾瑞咨询的数据表明,到今年7月为止,映客的月度独立设备数只有1130万台,相比去年同期的数据调查1390万台大幅减少。

创立于2015年的映客,与欢聚时代、虎牙、陌陌、天鸽互动合称“直播五虎”,是“千播大战”后直播行业的少数幸存者之一。2018年7月,映客在港交所完成IPO,成为港股市场直播第一股。

面对用户对主播感知下降现状,今年8月,映客推出“银河联盟”计划。据悉,该计划将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地区公会联盟组织,帮助中小公会发展。

映客的直播输出方式主要还是依靠映客APP,从映客公布的数据中来看,当前公司旗下的产品平均月活跃用户数量为2953万人,去年同期人数为2582万人,同比增长了14.4%。如果光看数据的话,用户量明显有所增长,但其中要注意考量的是,去年同期人数的统计仅仅是基于映客直播一个应用软件而言,而最新数据中的2953万位用户量则是计算了其公司旗下的所有产品所得到的数据。

移动互联网增长红利渐失,短视频等新的娱乐形式崛起让直播行业的处境显得更加严峻。寻找流量和利润的增长点,是摆在所有直播平台面前的共性问题。对映客来说,“不止直播”就是它找寻的增长方式。

银河联盟产品业务矩阵的首款直播产品“一米直播”,除常用的直播功能外,还具备一定的轻社交属性,运营总部设在沈阳,流量和用户主要瞄准东北区域,被定义为一款“东北特供”产品。官方表示除了东北外,“银河联盟”还将在华东、华南、西南、西北等地区推出区域性直播品牌,意在牢牢抓住本地市场增长机会。

比映客营收不断下滑还有更为严峻的是其毛利率的下降,映客的毛利率从2016年的37.76%下降到2018年的33.81%,在之前的季度尚能实现营收的映客,在今年上半年的财报中首次由盈转亏。面对映客的亏损,资本市场对其的态度并不宽容,映客股价下跌至8.2%,8月28日盘中甚至跌至1元/股。而融资进来的股权基金,也减少持约4亿股,大概占总股本20%左右。

在直播界,映客擅长借助技术做用户互动,这也是其留住用户的关键。不少直播基础技术如秒开、美颜技术、三连麦、直播PK、千人千面均是映客首创。

在下沉和垂直市场,映客还推出了语音交友平台不就、中老年社交产品老柚及其他音视频互动娱乐产品。在业内人士看来,映客试图通过这种模式破局主播垄断收入大头的现状,向中小公会和主播倾斜资源,再结合轻社交功能强化用户黏性。

单一的收入结构似乎成了直播行业的通病,直播收入决定生死的趋势并没有得到缓解。在2017年,映客就开始造星计划,打造属于自身的IP,但是仍然是治标不治本,收入来源大部分还是依赖于打赏。在当年风口正盛的时候,映客靠着“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的广告语一度风靡直播这个新兴的江湖,现在面对已经形成龙盘虎踞的在线直播江湖里,映客的秀场直播似乎已经泯然众人。

2018年年报显示,映客的研发开支由2017年的1.93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2.35亿元,同比增长21.8%。这一年,映客上线了多人直播间、AI识别画面、语音直播、礼物动画效果、AR人物PK、低延时合唱等功能。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7月映客以8500万美元正式收购了主打潮流时尚品牌调性的年轻化兴趣社交APP“积目”,这是一款瞄准中国一二线城市95后兴趣交友的社交软件。从用户群体来看,积目和映客具有很强的互补性,映客也试图通过社交工具来导入年轻用户,激化新的创新产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