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与颠覆传统汽车企业一样,小牛电动是以两轮电动车界“造车新势力”的身份于5年前在资本的助推下出世,定位高端,产品布局集中在一二线等头部城市,以时尚、智能、锂电驱动的卖点俘虏了一批忠实用户。奈何,小牛电动的瓶颈也在于此,产品高端化市场受限在头部城市却不能持续提升业绩,单价较高的小牛电动在消费水平有限的低线城市“有价无市”,下沉困难。

图片 2

图片 3

网络用语“我偷电瓶养你啊”,从视频火到了表情包,热度延续至今,小年轻们在网络上自嘲自己的财务状况,在线下则对偷电瓶的小贼深恶痛绝。而今,乘坐人工智能技术的快船,两轮电动车行业开始向智能化、高端化方向迈进,“偷电瓶之说”也将成为历史。

10月19日,是小牛电动车赴美上市一周年,前不久,小牛电动CEO李彦称,公司已推出价格相对便宜的副品牌专攻下沉市场。据称,副品牌将去智能化,保留设计美观的特点。

作者:商陆

近日,小牛电动位于常州西太湖科技产业园的智慧出行全球研发与制造基地投产。据介绍,新基地一期用地75亩,包括研发、生产、仓储及物流等功能,年产量预计可达到70万辆;结合老工厂年产38万辆的产能,小牛电动年产量可达到108万辆。

二十几年来,各大电动车制造商之间的抗衡、追逐、创新,让电动车市场改天换日,进一步实现了智能化、新能源化。除了雅迪、新日等老品牌之外,具有代表性的新生两轮电动车品牌小牛电动,扬起了智能科技、潮流风尚的旗帜。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就当前市场格局看,爱玛、雅迪、台铃、新日等老品牌在市场深耕多年,品牌影响力及市场认知度已较稳固,小牛电动下沉势必将与之正面交锋,品牌新秀如何从传统老品牌口中争夺一杯羹,便成了小牛电动能否顺利下沉以及通过下沉提升规模效益的难点。

出品:科技新知

在小牛电动产能破百万辆的消息引发业界关注时,业内人士表示,小牛的市场占有率偏低,加之其一直布局中高端产品,海外业务的拓展受到多重阻碍。与此同时,随着九号机器人等互联网企业入局两轮电动车领域,小牛电动受到传统车企以及互联网企业的双面夹击。

以小牛电动为代表的新型智能电动车,市场占有率不高但销量在高速增长。小牛电动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显示:小牛电动第三季度共计销售149424台两轮电动车,同比增长23.5%;第三季度营收为人民币6.545亿元,同比增长32.7%;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non-GAAP),第三季度公司调整后净利润为7250万元,去年同期调整后净利润为490万元。

下沉不足

造车从来都不是个简单的活儿,无论是四个轮子还是两个轮子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小牛电动仍保有一些优势。2019年4月,新国标正式落地施行,锂电池取代铅酸电池,电摩资质、3C认证成必须,电动车无牌照时代终结。业内人士表示,电动车产业或将面临新一轮洗牌,一直采用锂电池的小牛电动很可能受益。那么未来,小牛电动能否借助新国标的优势弯道超车,实现真正的两轮电动车智能化呢?

小牛电动车的强势入局像一条鲶鱼搅动了两轮智能电动车市场,加上新国标制度的实施,两轮电动车市场下半场洗牌开局。

小牛电动成立于2014年,产品凭借设计时尚、智能化、锂电驱动让人耳目一新,迅速成为电动自行车企新秀,2018年10月19日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累计销售超过81万辆,在国内有上千个品牌体验店及专卖店,覆盖182个城市;同时,市场拓展至34个海外国家。

但曾经的“华为太子”李一男不仅把最后一次创业的方向放在了两个轮子的电动车领域,还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

主打中高端品牌、市占率低,产品出海受阻

点燃盈利小火苗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小牛电动共销售电动两轮车16.6万辆,同比增长32.4%;实现收入8.86亿元,同比增长59%,净利润0.63亿元,同比涨幅达120%;其中,二季度收入为5.3亿元,同比增长38%,实现净利润0.51亿元。连续多个年度亏损后,扭亏为盈。

上市之前饱受亏损折磨的小牛电动目前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实现盈利,总产能也突破百万,新国标的推出也为押注锂电池的小牛电动带来了利好。

小牛电动官网信息显示,其成立于2014年,目前已推出小牛电动N、M、U三个系列多款电动车。其财务数据显示,业务构成方面,小牛电动的营收主要分为车辆销售、配件和零部件销售,以及服务三部分,其中车辆收入占据营收绝大部分。

2014年成立的小牛电动很年轻、很敢闯。小牛电动定位于智能锂电两轮电动车品牌,原因是创始人李一男认为这个定位即与前辈们不同又紧随市场发展趋势,必是一条康庄大道。

小牛电动凭借互联网概念背书受到关注,同时曾因连续亏损、上市破发频遭诟病。尽管上半年扭亏为盈,但受今年4月《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即新国标)正式实施影响,业绩仍低于预期。

可以说今时今日对二次创业的李一男和已经上市的小牛电动来说,眼前的风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好过。

2018年10月,小牛电动赴美上市。上市之前,小牛电动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自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小牛电动累计亏损超过7亿元。转机发生在上市后的第一个季度,小牛电动2018年第三季度单季度首次实现盈利。然而,随之而来的2018年第四季度,电动车销售面临淡季,小牛电动当季净亏损3200万元,同比收窄。进入2019年以后,小牛电动实现了稳定盈利。

事实也是如此,小牛电动2015年推出首款智能锂电电动车-小牛电动N1后,又陆续推出N、M、U三个系列产品,通过丰富产品线、拓展国内外渠道、善用互联网营销推广,短时间内实现了用户的积累、树立了良好的品牌口碑。

李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实施的新国标把公司的产品计划打乱了。“新国标刚开始实施时,部分一线城市电动自行车市场销量大幅萎缩,对于小牛电动而言,二季度的成绩比当初预计的要低。”

但是正所谓“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盛世之下往往都会伴随着危机。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小牛电动的市场占有率偏低。根据《2019年中国电动车产业发展白皮书》数据显示,2018年小牛电动的市场占有率仅为1%,销量过百万辆的两轮电动车企业超过10家,而小牛电动销量仅为34万辆。

成立4年,小牛电动成功赴美上市。上市高光时刻背后有喜也有忧,这4年小牛电动经历了“群雄无首”的人事动荡,也曾面临负债过高资金紧缺的窘境,更有竞争对手的打压、吞噬的噩梦萦绕。

目前,让小牛电动困扰的是市场拓展遇到了瓶颈。据业内观察人士表示,小牛电动车外观、智能性能等方面的新颖赢得了一批粉丝,但产品单价较高在消费水平较低的低线城市不容易被接受,缺席一大主战场。

诺基亚、柯达即便做到了统治行业的位置也没能跑赢时代,最后成为了教科书上被老师们讲了一遍又一遍的反面案例。

此外,小牛电动一直在布局中高端产品,售价相较于其他两轮电动车企来说明显偏高,记者通过电商平台查询发现,雅迪电动车大部分车型价格在两三千元左右,最高售价8000余元;爱玛电动车大部分车型价格在2000余元左右,最高售价4000余元;而小牛电动车大部分车型价格均在4000元以上,最高售价近2万元,且车型相较于前二者较少。

招股书显示,小牛电动2017年营收为7.69亿元(约1.167亿美元),运营亏损为1.44亿元(约2108万美元),净亏损为1.84亿元(约2791万美元)。而2018年上半年营收为5.57亿元(约8419万美元),运营亏损为2.79亿元(约4227万美元),净亏损为3.15亿元(约4758万美元),小牛电动在已连续三年亏损近7亿元。

据了解,目前小牛电动主打N、M、U三个系列多款电动车,以时尚、智能、锂电池驱动为卖点,均价4000元左右。国盛证券研报指出,锂电池的成本在2100元-2300元左右,而占据主流市场的铅酸电池成本在700元-800元左右,锂电池化必然导致造车成本提高。

如今,蒸蒸日上的小牛电动会重蹈它们的覆辙吗?

业内人士表示,之所以小牛电动的售价偏高,原因是锂电池电动车的造价比铅酸电池电动车的造价要高,铅酸电池成本在700-800元左右,而锂电池的成本在2100-2300元左右。

扭亏为盈的转机来自小牛电动艰难上市后的第一个季度。

对此,李彦直言,目前小牛电动下沉不够。“从表面上看,小牛电动是覆盖了超过180个城市,但70%的销量集中在前二三十个‘严管’城市。”李彦表示,“难以下沉是由于小牛电动的车辆单价较高,三四线城市用户购买力有限,很难在短时间内将产品直接铺到三四五六线城市。”

1

此外,小牛电动也一直在塑造品牌的海外形象,关于选择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原因,小牛电动CEO李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不缺钱,主要是为了向海外宣传小牛电动的品牌。”

小牛电动披露上市后的首次季度报告显示:小牛电动第三季度收入为4.9亿元,剔除股权激励后实现净利润494万元,单季度首次实现盈利。小牛电动把第一次盈利归咎于,持续的研发和新产品推出、公司销售网络的扩张、客户体验的成果。但外界则认为小牛电动盈利只是运气好,第三季度盈利得益于电动市场热销,第四季度为电动车传统淡季,小牛电动想要实现2018年全年财报的盈利完全不可能。

为此,小牛电动试图用低价产品下沉的方式打开更多市场。据李彦介绍,小牛电动推出定价相对便宜的副线品牌GOVA,副品牌将保持美观性特点,但智能特点将被砍掉。同时,小牛电动的下沉将跟着“严管”城市布局,李彦认为,城市采取严管措施将拉高电动自行车的平均价格。

电动车的千禧逆袭战

据了解,近年来,小牛电动海外业务收入占比逐年递增:2016年不到1%,2017年为4.9%,2018年突破10%达到10.8%,2019年前三季度则达到17%。小牛电动方面表示,未来小牛电动将继续加码海外业务,中短期内将海外业务收入占比提升至22%-25%。

正如外界所料,小牛电动2018年全年依旧亏损。财报数据显示:小牛电动2018年净亏损为3.49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847亿元相比亏损扩大1.643亿元。但也有好的一面,小牛电动2018年全年净营收达到14.78亿元,同比增长92.1%;

竞争加剧

其实无论是四个轮子还是两个轮子的电动车,中国都是跟随者。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小牛电动全球累计销售超过96万台智能两轮电动车,其中,小牛电动在国内有1020个品牌体验店及专卖店,覆盖182个城市;在海外,小牛电动进入35个国家,并为全球14个国家、16个共享电动车运营商,提供基于SaaS的两轮电动车智能共享业务解决方案。

2018年,亏损扩大与营收增长同步,2019年又将如何?小牛留给了资本的一个谜团很快解开了。

作为两轮电动车造车新企,低基数给予了小牛电动较大的发展空间。

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辆电动车诞生于1881年,法国人古斯塔夫·特鲁夫把直流电机和铅酸电池相结合,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台电动三轮车。

然而,小牛电动海外市场的拓展同样面临阻碍。整体而言,中国两轮电动车出口体量偏小;据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自行车协会数据,2018年中国共出口仅187.7万台电动自行车,出口总额约为52.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6%。

小牛电动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小牛电动营收人民币6.545亿元,同比增长32.7%;公司第三季度毛利率为22.2%,去年同期为12.4%;公司第三季度净利润为6640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220万元。

财务数据看,小牛电动连年亏损,但其销量在快速增长,2018年销量34万辆,同比增长79%。

电动车的诞生不仅比汽车早,而且铅酸电池到现在也依然被广泛应用。

对此,产业观察人士丁少将表示,从国内市场的存量状态以及全球新能源出行的趋势来看,电动车企业出海是必然;就行业来看,小牛在出海方面的表现是比较不错的。当然,国产品牌电动车出海本身就面临不少挑战,不仅包括品牌认知,也包括产品定位,还包括市场准入,比如,欧洲市场就认为某些电池材料不环保等等。而小牛又是上市公司,股价波动也会影响品牌及产品。

小牛电动营收增长首先要归功于产品销量提升。据悉,小牛电动第三季度共计销售149424台两轮电动车,同比增长23.5%;再者净利润与成本直接挂钩,小牛电动第三季度收入成本为5.092亿元,同比增长17.9%;公司第三季度运营支出为9180万元,同比增长39.4%。成本增长主要用于扩张,目前小牛电动在中国境内公司门店数量为1020家,比今年6月30日增长15家。

另外,业内普遍预测新国标正式实施利好锂电池车企发展。国盛证券研报称,新国标落地有利于低端产能出清,锂电车型有望实现对铅酸电池的大量替代:新标准要求电动自行车整备质量小于55kg,铅酸电池在保证续航的情况下难以满足新国标,而锂电池的重量仅为铅酸电池的1/3,兼顾续航和重量要求。

中国第一辆电动车比法国人完了100余年,1983年中国第一辆有记录且能量产的两轮电动自行车诞生于上海——永久DX-130。

行业竞争加剧,两轮电动车智能化问题待解

虽然小牛电动实现了营收毛利双增长,净利润扭亏为盈,但其运营支出也在上涨。后续想要可持续性的利润增长,在保证产品质量、销量之余,还需要缩减运营成本,以期形成一个开源节流的良好盈利模式闭环。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电动自行车产量为3227.6万辆,社会保有量已超过2.5亿辆。铅酸电池自行车主导着市场,占据90%份额,锂电池占10%。花旗研报预测,锂电池在中国的普及率预计进入快速提升阶段,预计未来三年(2019年至2022年)锂电两轮电动车市场规模的年复合增长率将加速到62%。业内估算,预计到2022年中国锂离子电池驱动的电动两轮车市场规模将突破1500万辆。

但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你可以看到满大街的自行车,却很少看到电动自行车,尽管被称为“自行车大国”但帮忙的并不是当时技术尚不完善的电动自行车。

据Frost
&Sullivan预计,未来锂电池电动车的渗透率至2022年将从现在的10%+提升至44%。对于新国标的实施,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样的改变也意味着,中国电动车将逐渐从低端拼装时代向高端制造业迭代,而这对于小牛电动来说是一个利好的信号。

新问题接踵而至

受益政策,小牛电动未来的发展被业内多个研究机构看好。不过,小牛电动当下市场下沉也将面临诸多挑战。

这种情况直到千禧之年后才有所好转。

小牛电动官网显示,其将公司定位为锂电两轮电动车企业。据了解,小牛电动自2015年推出N1以来,其两轮电动产品均装配锂电池。在新国标实施之后,小牛电动销量呈现出明显的上涨趋势。

众所周知,电动车需求很大,在城市里,电动车解决上班族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在乡下,电动车是短途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在学校,电动车比比皆是,甚至各大旅游景点也推出电动车逛园子游玩项目。

多位受访人士表示,从目前市场格局看,爱玛、雅迪、绿源、新日等一线品牌品牌影响力和综合实力较强,市场认知度高,小牛电动想快速从其手中分夺一杯羹要承受不小压力。

小牛电动在中国电动自行车领域属于后来者,在它之前行业内已经有爱玛、雅迪、绿源、新日等企业深耕多年,但小牛电动并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然而,新国标的实施也吸引了传统电动车企与互联网企业的入局。业内人士表示,新老势力碰撞,电动车产业或将面临新一轮洗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