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倡导“平等、互鉴、对话、包容”的文明观,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以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同文明凝聚着不同民族的智慧和贡献,没有高低之别,更无优劣之分。文明之间要对话,不要排斥;要交流,不要取代。”不同文明包容互鉴,生活才会多姿多彩,世界才会姹紫嫣红。今天,尽管西方中心论、文明优越论等论调不时沉渣泛起,但文明多样性是人类进步的不竭动力,不同文明交流互鉴是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

在与西方交流交融交锋过程中,“西方中心论”话语体系对我国学术界产生较大影响,致使一些人在学术研究过程中出现了对西方学术的依赖,“耕了西方地、荒了中国田”,即对当代中国发展的现实逻辑与中国问题缺乏全面深入系统的研究,没有真正形成我们自己的概念范畴体系和表述体系,没有真正形成我们自己的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没有真正构建起中国自己的具有原创性、标识性的核心理论。我们有让世界知道的“舌尖上的中国”,却没有构建起让世界知道的“理论中的中国”。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立足新时代,深刻阐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世界意义,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想快速发展又想保持自己特色的国家提供选择并做出示范,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更好地丰富了人类对未来世界的美好向往。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将谱写人类社会发展史新篇章;作为获得巨大成功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辟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新前景,其制度优势和思想智慧将引领人类进步事业不断向前发展。

在治理理念方面,中国主张共商共建共享。西方主导的国际治理体系遵循大国主导、几方共治的治理逻辑,不符合国际关系民主化的要求,不符合全球正义的原则,也不能反映国际力量对比的新变化和新兴经济体群体性崛起的历史事实。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是国际社会大家的事,需要凝聚各方共识,形成一致行动,不能一家说了算。中国倡导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为改革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推动各国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了中国智慧。

自由主义是西方文明的精神支柱,这是导致世界困局的人性根源。自由主义主张个人利益和自由最大化,鼓吹私有制,倡导“市场万能”和“民主神话”,纵容物欲横流的消费主义,注重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世界著名物理学家霍金指出:整个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长期处于机械唯物主义观念掌控之中,它只相信世界是物质的,只看得见有形的物质,只追求物质和物质享受。在西方文明牵引下,人类几乎走上了一条追求物质享受的不归路。值得警醒的是,西方鼓吹的“民主神话”在世界各地正在破灭,“市场万能”的梦想屡被“市场失灵”的现实所击破,流行多时的新自由主义正在夕阳西下,它有添乱之嫌而无治乱之力。世界金融危机的后遗症、局部战乱的升级、世界贫困人口的急剧增加,都标志着西方文明已深陷危机。

中国发展是稳定当今变动不居国际格局的压舱石,中国的进步将有力推动世界文明向前发展。随着中国走近世界舞台中心,国际社会不仅要求中国引领世界经济稳定发展,而且期待中国在不同文化交流合作和促进全球生态文明建设方面有所作为。世界200多个国家和2500多个民族各有特色,孕育出丰富多彩的传统文化和宗教信仰。如何在全球化中保持文化多样化特点,如何在综合国力竞争中实现合作共赢?世界期待中国方案。面对日益尖锐的民族宗教文化冲突和全球生态危机等世界难题,中国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主张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以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让文明交流互鉴成为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动力和维护世界和平的纽带。在应对气候变化、实现绿色发展的国际合作中,中国没有缺席,更没有躲避,而是积极参与并引导全球生态文明建设。曾获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科思感叹:“我深知中国前途远大,深知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中国的经验对全人类非常重要。”中国选择的道路、提供的方案、倡导的价值,为世界文明进步带来正能量,为世界美丽增加新风景。

当今世界是一个国际体系深度变革、国际秩序深度调整的世界。尽管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依然顽固,全球治理格局依然失衡,缺位、越位普遍存在,但推动国际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国际关系民主化已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中国有责任、有义务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更好维护我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论强调平等包容,超越了西方“主体”统治“客体”的哲学思维。中华文明具有极大包容性,能够将各种文明的优秀因子加以黏合,这是中华文明的独特优势。同时,中华文明富含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等优质基因,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这些基因、优势和经验不仅可以成为实现民族复兴、促进世界和平的战略资源,而且可以成为当今全球治理的独特资源,以救西方文明之弊。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重在强调平等包容、主权平等,而不是“主体”统治“客体”;主张和而不同、仇必和解,而不是居高临下强加于人,甚至不惜诉诸武力;主张各国不分大小、强弱、贫富,都是国际社会平等的成员,提倡以和平合作、包容普惠的发展模式代替你输我赢、赢者通吃的发展模式。这些都可以纠正以“一元论”、“主体”统治“客体”为哲学基础的霸权主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强调个人对他人、社群、自然的责任和义务,而不是个人高于一切;既尊重个人权利、自由、平等和全面发展,又注重社会和谐,还强调国家富强。这些既可以应对自我中心主义泛滥,也有利于克服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先天缺陷,并且更好地服务于人类。

党的十九大顺应当今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对中国如何引领经济全球化的正确方向,如何为全球治理作新贡献,如何加强文化沟通和文明交流等重大问题,提出了全新的政策主张,将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世界,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确立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中国方案,明确回答了人类社会应该向何处去这一世界命题,既代表了国际关系和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方向,也丰富了人类对未来世界的美好向往。

在治理主体方面,中国倡导平等参与。传统治理体系主体单一化、同质化,要么是个别国家的独奏,要么是同质化国家的联合体,代表性和包容性不够。中国一贯认为,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都是国际社会平等成员,理应平等参与、享受权利、履行义务。共建“一带一路”是经济合作倡议,不是搞地缘政治联盟或军事同盟;是开放包容进程,不是要关起门来搞小圈子或者“中国俱乐部”。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一带一路’建设将由大家共同商量,‘一带一路’建设成果将由大家共同分享。”

在人类文明发展长河中,就文明对世界的影响力而言,从欧洲发轫的西方文明尤为耀眼。从启蒙时代到现代的300多年,世界在西方文明主导下,社会生产力发展远远超过了以往人类历史发展的总和。然而,自进入21世纪,西方文明开始备受挑战,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更是把世界推入乱象丛生的境地。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是中国共产党的质朴初心和崇高使命。从毛泽东提出“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到习近平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几代中国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人类理想大旗,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GDP稳居世界第二,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如此巨大的经济体量和人口规模,决定了中国的稳定发展本身就是对世界的巨大贡献。当前,世界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严峻挑战。对此,习近平总书记对新时代的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进行了顶层设计,明确了积极发展全球伙伴关系、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等重要任务,向世界亮明了中国与世界同行的方向。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关乎人类未来发展的全球性问题给出了中国方案,这些方案倾注了中国价值和中国精神,为重构经济全球化时代的国际交往理性和世界精神奠定了基础。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失语就要挨骂。要真正解决挨骂问题,就必须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构建“理论中的中国”,以有效提高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和国际话语权。要构建“理论中的中国”,最基本同时也是最核心的,就是要构建能为世界作出贡献的中国理论。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在我国发展起来但还不发达、不强大的历史方位中提出的一种具有原创性和标识性且能为世界作出贡献的中国理论。

丰富人类对未来世界的美好向往

(作者:陈曙光,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方法论思想研究”首席专家、中央党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质上是在寻求一种不同于西方中心论的世界发展的再生之路,是在为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发展赤字、和平赤字、治理赤字”三大难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进而是为了重建新的世界格局。这实际上蕴含了一种不同于西方文明而注重多样性、平等性、包容性、普惠性的中华新文明。

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总钥匙。今天,尽管世界经济逐步回暖,但全球依然增长动力不足、需求不振、金融市场反复动荡,国际贸易和投资面临严峻挑战,发展赤字更加凸显。如何消解全球发展赤字,中国从发展理念、发展动力、发展平台等方面进行了顶层设计,作出了战略谋划。

当今世界,人类面临诸如经济长期低迷、贫富差距拉大、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加深、军备竞赛和核竞赛升级、战争危险加剧、恐怖事件频发、资源枯竭、环境恶化等困扰人类生存与发展的一系列全球性难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今世界经济存在的三大突出矛盾都未得到有效解决:一是全球增长动能不足,难以支撑世界经济持续稳定增长;二是全球经济治理滞后,难以适应世界经济新变化;三是全球发展失衡,难以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待。这意味着影响世界发展的动力、平衡、治理三大根本机制出了问题。其深层根源,是西方文明的逻辑出了问题。

●推动国际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中国有责任、有义务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更好维护我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

西方中心论是西方文明的逻辑起点,这是导致世界困局的理论根源。西方中心论奉行“一元论”“主客二分”的哲学思维,即西方世界是“主”、非西方世界是“客”,西方世界是“我族”、非西方世界是“异类”,西方世界是“先生”、非西方世界是“学生”。它标榜西方价值的普世性和西方道路的唯一性,认为西方文明是人类真正的文明,西方标准就是世界标准,非西方世界应向西方世界看齐。在这种逻辑中,“客随主便”“我族歧视异类”“先生教训学生”自然是西方认为情理之中的事。西方列强主宰和分割世界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就是这种逻辑的产物。按照这种逻辑,某些国家强推“普世价值”、借助武力输出“颜色革命”、出兵干涉主权国家内政这些闹剧,都是所谓名正言顺的“正义之举”。而事实上,西方文明蕴含着“对立”“对抗”的基因,世界因此被切割成相互冲突的对立体。如此,国际秩序很难持续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